大宝娱乐

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大宝娱乐  >  心理教育  >  社会心理  >  正文

心理咨询师如何面对朋友和家人的求助?

发布时间: 2019-07-24 20:04:28 浏览次数:次 编辑:心理健康教育

每个人都有需要情感支持的时候,咨询师的家人和朋友当然也不例外。从闺蜜死党,到自己的另一半和孩子,再到父母,他们都有感到软弱和迷茫的时候。而这些时候,作为咨询师的,就成为了他们依赖、倾诉的第一人选。

可是,在他们的问题面前,自己太过专业的回答似乎会显得生分,不专业的回答似乎又解决不了问题。面对这些亲爱的人,你也许会发现,根本找不到在来访者面前的那份客观与自在。

在咨询室外,如果也不得不饰演咨询师的角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我是他们所爱、所依赖的人,

但并不是他们的咨询师

不得不说,咨询师在工作之外的时间继续饰演咨询师的角色,对咨询师来说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Careers in psychotherapy 网站采访了3位分歧领域的心理咨询师,问了他们这样一个问题:在生活中,你如何处理所爱之人的咨询“诉求”?

Megan Bearce是一个自力执业的婚姻与家庭心理咨询师,她在采访中说:“我真的不想在办公室之外继续工作!有时候,当我新交的朋友知道我是心理咨询师的时候,他们会想要与我坚持距离,因为他们觉得我会用心理学的知识分析他们。可我真的不会这样做。还有另一个极端的情况是,他们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希望我做个“免费咨询”来为他们提一些建议。可这是界限的问题啊。”

Kristen Martinez 是一个关注自我压抑,LGBT 群体和女性问题的咨询师,她很早就意识到了在生活中,担当亲人和朋友的“治疗师”是一件需要被认真对待和处理的事情:“这种事情很棘手的,如果你与这个人十分亲密,你就很难用多种角度客观地去看待他的处境。对我来说,最初自然而然把朋友和家人的倾诉的事情当成了他们的诉求,也把自己代入到了咨询师的角色中想要考试考试“治疗”我的朋友和家人,但我必须重新界定我和他们的关系,我是他们所爱、所依赖的人,而并不是他们的咨询师。”

心理学家 Ramani Durvasula 博士在采访中也分享了她对于朋友和家人的倾诉的感受: “每天结束的时候,我都筋疲力尽,没有力量再去倾听他们的倾诉,可是拒绝这些亲密的人又太难了。通常,我的疲倦感会让我不肯意和他们深入探讨这些问题,然则心理学从业者又往往更容易透彻地看清问题。我不得不说,我工作的性质让我非常珍惜可以独处的时刻。工作结束之后我通常会很累,这种时候,社交对我来说太消耗了。

这其实是一个双重/多重关系的问题

在咨询室外,饰演自己朋友和亲人的“咨询师”,其实触及了双重关系这个伦理问题双重关系dual relationships)是指,小心理咨询师与某位来访者建立了职业性的关系时,

1同时与该来访者有其他关系;或者

2同时与“该来访者有亲密关系,或其他关系的人”具有其他角色关系;或者

3确定未来即将进入某种角色,将与“来访者或来访者有关系的人”具有某种关系。

如果除专业关系以外,还存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社会关系,就称为多重关系multiple relationship)(邓晶,钱铭怡, 2017)。显然,面对亲人和朋友,当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用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发声的时候,就会触及到双重关系的问题

中国心理学会于2007年发表的《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在“专业关系”这一章中,对双重关系做出了较为详尽的限定。

伦理守则1.7指出:

“心理师要清楚地了解双重关系对专业判断力的晦气影响及其伤害寻求专业服务者的潜在危险性,避免与寻求专业服务者发生双重关系” (邓晶,钱铭怡, 2017)。

当咨询师的判断力被已有经验影响的时候,也许对这个寻求赞助的人,并不克不及做到客观。而这种非客观也有可能对寻求赞助的人造成伤害和晦气的影响。从正面来看双重关系的规定,与走进咨询室的来访者不存在双重关系,似乎不是那么难以做到;但反过来看待这个规定,走出咨询室却不小心与相识的人建立类似咨询关系,却似乎是一个很容易跨过的界线。

双重关系可能带来哪些危害?

其实在第一部分的讨论中已经揭示了部分谜底,双重关系很像一个有色眼镜,它可能会影响我们对求助者的态度。具体来说,双重关系有可能会损害心理学家的客观性、能力或效率,从而影响其工作的效果或者直接对来访者造成盘剥或伤害

另外,当存在双重关系时,这种关系会侵蚀职业界限从而破坏信任关系,治疗的效果会因此受到损害。同时,界限的突破也可能使咨询师得以滥用来访者的信任,从而对来访者造成伤害(李扬,钱铭怡, 2007)。

然而,各伦理条例对于双重关系并没有一味地禁止或否定。如果没有对来访者造成伤害的话,这样的关系并非不道德。NASW伦理守则指出,当双重关系弗成避免的时候,应当采取方法掩护来访者而且有责任设定清晰的、合适的和有文化敏感性的界限(李扬,钱铭怡, 2007)。

所以,在面对朋友和家人的求助的时候,也不需要过于紧张,这不是一片危机四伏的雷区,这样的双重关系也可以被妥善地处理。关于双重关系的利弊,其实还有很大的争论,纵观双重关系的利弊之争会发现,双重关系存在与否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该双重关系是否会对治疗过程和来访者造成伤害(李扬,钱铭怡, 2007)。

如何恰当面对家人和朋友的心理求助?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每个咨询师都可能会遇到这些问题。想要赞助我们所爱的人是人之常情,可当你是一个专业心理咨询师的时候,把“工作”带到生活里纷歧定是件愉快的事情。所以在提供赞助之前,你需要先对自己的状态有个很好的评估,因为这个问题也涉及到咨询师自我照顾的问题。

考虑到双重关系可能给咨访双方带来的伤害,你有充分的理由和权利拒绝这些诉求。然则面对所爱之人充斥信任的倾诉,或是刚谋面便将信任与故事交付于你的人,你也有面对的理由。

在第一部分的采访中,咨询师们提到了处理朋友和亲人的诉求的许多问题,包含:

  • 这会让人疲惫不堪

  • 工作中必弗成少的心理能量被大量消耗了

  • 偏见的风险以及丧失的客观性

  • 界限的要求

  • “平复时间”的重要性

  • 独处的需要

    你可以根据对自己的了解,判断一下自己会不会遇到以上的这些问题。

    如果会,那就不要跨越友谊和亲情的沟通界线,及时撕下咨询师的标签,以一个更加适当,也更加健康的角色面对朋友和亲人,做那个他们所爱、所依赖的人。

    (来源:扣子,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