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娱乐

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大宝娱乐  >  心理教育  >  自我成长  >  正文

人生翻盘必备技能习得性乐观系列3-乐观是一种天性,还是可以改变?

发布时间: 2019-08-12 18:11:42 浏览次数:次 编辑:心理健康教育

Seligman给出了完全否定的谜底。在测试7岁孩子的性格时,他发现孩子们平均比成人乐观得多。即使是有轻微抑郁的孩子,他们的消极指数也仅等同于正常成人。孩子们陷入“正常抑郁”的频率和正常成人相当,但他们对此的反应与成人截然分歧。孩子们不会变得无助,也很少自杀。美国每年因自尽而亡的孩子还不如流感致死的多。而7岁以下的孩子尽管有极端的杀戮他人的现象,却从来没有过自尽事件,他们可以理解死亡,但绝不会陷入久长的抑郁而夺去自己的生命。

充斥希望的乐观孩子如何会酿成消极的、丧尽希望的大人?Seligman教授总结了三个可能的原因:

母亲(养育者)的解释方式

在测试了100位孩子及其家长的解释方式之后,Seligman教授发现:无论男孩女孩,母亲的乐观水平和孩子都非常接近,而无论是母亲还是孩子,他们的乐观水平和父亲的指数几乎没有关系。这是因为大部分孩子小时候的主要养育者是母亲,孩子们一直倾听母亲讲述生活中的问题与自己的解释方式,由此受到影响而内化形成自己的心理。如果母亲是乐观者,孩子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一个乐观的人,但一个消极的母亲也很有可能会养育一个消极的孩子。

孩子们非常喜欢问“为什么”,他们天生热爱探究周围事物发生的原因,来理解这个世界。他们也会非常仔细地倾听母亲对周围事物的解释,特别是当坏事情发生时,母亲的情绪可以感染到孩子,她的解释方式对孩子的理解有很大的影响。Seligman教授还进一步测试了收养家庭的乐观水平,发现养子的乐观水平与养母相关性很大,但和原生母亲的关系并不大。这也证实了乐观并非源自基因,而来源于养育者的乐观水平。

成人(教师或父母)的批评

Seligman教授在研究中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成人中女性抑郁的比例远远大于男性,女性消极者数目也远跨越男性消极者。但在测试7岁孩子的乐观水平时,女孩和男孩的乐观水平并没有任何显著差别。既然在受母亲乐观水平影响时孩子的性别并无关系,那是什么让女性成长时越来越消极?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Carol Dweck在研究中发现,在学校教育中,教师对女孩和男孩的批评话语并不相同。当男孩考试没有考好时,老师倾向于批评:“你这次没有努力“、”你上我的课时不认真听“、”你最近没有好好做作业“,这些都是暂时和特定的状况,并没有永久性与广泛性的评价。

而当女孩子考试失败时,老师会批评:”你的数学欠好“、”你从来不检查作业“、”你做卷子时总是不仔细”。教师们认为:女孩的失败不是来自于短期的表示欠安,她们的表示只会一成不变,一次考试失败将决定以后的久远表示。

Dweck教授在四年级孩子们中做了测试。她给男孩和女孩同样一组题目,让孩子们回答题目中单词的意思。但这些单词是完全捏造出来的字母组合,根本没有含义,所以孩子们也弗成能获得谜底。在孩子们无法完成问题之后,她询问孩子们自己做不出来的原因。女孩们通常会回答:“我不是很聪慧”、“我语文欠好”,而男孩的回答则多半是:“我懒得做”、“我才不想做这些题呢”、“谁会在乎你这些傻问题啊!”

面对同样的失败,女孩们给出了永久性、广泛性、个人性的解释,而男孩们却更认为失败是短暂特定的情况,而且都是他人的错。孩子们一直倾听老师的批评,并内化成自己的解释方式。当他们听到“你很笨”、“你数学欠好”时,他们会认为失败都源于自我,且无法改变;而当他们听到“你这次考试没有用功”、“这个问题是给六年级孩子的”时,他们则更会认为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而且并不会扩散到其他方面。

童年时的危机

1981年,北卡罗莱纳州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社会学教授Glen Elder与Seligman教授合作,研究孩子们如何在逆境中成长。Elder教授终生介入一个长达60多年的社会研究。在美国大萧条时代之前,科学家们在加州伯克利和奥克兰两个城市里选择了一群孩子,常年跟踪访问他们的心理状况。

这些孩子如今已经七八十岁了,科学家们又进一步跟踪采访他们的孩子、孙子的心理状况。Elder教授发现,大萧条时期的中产阶级女孩们虽然在经济危机时,随着家庭破产而陷入困境,但她们中年时的心理状况已经恢复,而且至今多半依然坚持着健康的身心状态;而其时的穷困阶级女孩们在经济危机时与中产女孩一样有绝望情绪,但她们并不克不及在之后的人生恢复过来。当她们步入中年时,她们的生活分崩离析,年老时则身心俱损。

Seligman教授通过分析这些女孩们年轻时的录音,了解到她们的乐观水平。他发现中产阶级女孩们的乐观水平远比穷困阶级女孩要高。Elder教授认为,这是因为中产阶级女孩的家庭虽然在30年代时都濒临破产,但大部分在40年代时已经恢复中产位置。这给予中产阶级女孩们许多信心与乐观精神,她们认为坏事情总会过去的,这种解释方式使得她们在日后的生活中倾向于认为坏事都是暂时、特定且外部,使得她们更为乐观,坚持身心健康。而穷困阶级女孩们则并未在40年代时逃脱贫困的命运,她们认为坏事情将影响一辈子,这种消极的心态随同她们一生,永久损害她们的身体与心理健康。

英国心理学教授George Brown的研究也证实了Elder教授的猜测。在研究伦敦南部贫民窟人民生活时,他发现有过半的贫民窟妇女有抑郁症或倾向,而造成这个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很多妇女在青春期之前已经失去母亲。当孩子的母亲病逝时,会使孩子陷入贫困状况,对孩子造成永久性及广泛性的损害,塑造了孩子对于人生挫折的消极解释方式。

本文为《Learned optimism: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and your life》念书笔记。(来源:Fujia 微信个人公众号“伊甸园的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