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娱乐

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大宝娱乐  >  心理教育  >  自我成长  >  正文

人生翻盘必备技能习得性乐观系列1-世界偏爱乐观者

发布时间: 2019-08-06 16:31:26 浏览次数:次 编辑:心理健康教育

一个爸爸正在逗自己的新生儿玩,柔柔呼唤她的名字,拿玩具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但孩子的视线一动不动。爸爸的心一下沉到谷底,飞快喊妻子:“孩子好像听不见声音!”妈妈也过来逗了会孩子,同样没有反应。爸爸紧张不已:”孩子不会是聋了吧?“

整个周末爸爸都心神不宁。他没法准备下周的工作,只能跟在妻子后边,一直念叨孩子的听力问题。想到以后孩子不会讲话,未来完全毁了,他就陷入了绝望情绪。妈妈则依然正常照顾孩子,休息、阅读、锻炼身体,并抚慰丈夫。

周一时,儿医的检查显示孩子一切正常,但这并不克不及将爸爸从消沉的情绪里解救出来。直到两周之后,孩子开始对周围的噪音表示反应,盯着过往人看,爸爸才慢慢好转过来,恢复与孩子的愉快互动。

对待同样一件事情,这个爸爸和妈妈有着迥然分歧的反应。当欠好的事情发生时,这个消极的爸爸立刻想象最坏状况:和配偶吵架会想到离婚,老板一个眼神会让他联想到失业。他更容易得抑郁症,健康状况也受损。而乐观的妈妈则相反,面对欠好的事情时只会往好处想。在她眼里,坏事总是暂时的,不过是一些可以克服解决的挑战。每一次摔倒之后,她很快就站起来,恢复她的满满元气,身体也非常健康。

你是哪一种父母?你是乐观者,还是消极者?

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积极心理学中心主任Seligman在《Learned optimism: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and your life》里通过各种研究结果证明:乐观者在碰到失败后会迅速反弹,性格更加坚韧,他们的学业造诣更好,工作中取得更多造诣,运动水平也更高。他们的健康状况更好,寿命更长,在竞选中更有可能胜利。而消极者则各个系数都相对较低,他们在碰到不幸时更容易一蹶不振,甚至更易获得抑郁症。

1985年,Seligman教授和美国保险公司Metropolitan Life进行合作,在销售员招聘过程中加测乐观指数。他们甚至选择了一个“特种军队”,专门雇佣那些资历不足、但乐观指数较高的员工,以在日后的销售工作中跟踪他们的表示。他们发现,乐观的销售员在第一年的销售造诣比消极的销售员多8%,第二年则多达31%,而“乐观特种军队”则表示更为优异,他们第一年销售造诣比消极的销售员多21%,第二年则高达57%。这个结果使科学家们也大吃一惊:在历久表示中,乐观指数比教育资历更为重要。

三年之后,Seligman教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游泳队做了乐观指数测试,希望了解乐观对于运发动造诣的影响。他们测试了50位刚进游泳队的新手,并让教练根据经验,给每个人做了造诣预测。一个赛季之后,教练对于选手的造诣预测与选手们的实际造诣完全不相干,反而是乐观指数更能准确预测选手们的表示。消极者的失败造诣是乐观者的两倍,而乐观者则能正常发挥自己的潜能。Seligman更进一步做了控制实验。他让选手们各自尽力游了一圈,然后让教练给选手们申报造诣时,在原本秒数之后加了几秒,让运发动以为自己没做好。之后他们让选手们好好休息再来一次,这一次消极者的表示几乎全军覆没,有些天赋很好的运发动甚至游出了倒数第一的造诣。但乐观者大部分坚持水准,优秀的乐观者则更为努力,比之前的造诣好出了一大截,这包含后来获得首尔奥运会的游泳明星Matt Biondi。

耶鲁大学精神病学教授Madelon Visintainer在其工作生涯中,遇到过许多由于心理因素而身体健康受到损害的病人。她讲述的案例包含一个9岁患癌症的小男孩,虽然已到癌症晚期,小男孩依然对未来充斥希望,他有着宏大目标,希望和一个美国东岸的优秀医生一起治愈自己的疾病,长大后也要做一个医生。他坚持着与医生专家的联系,在得知专家即将来看望他时,他特别激动,每天记录自己的病情准备给专家看,感觉自己已经成为医生专家的助手了。结果一场大雪取消了专家的航班,小男孩未能见到医生。当天他的精神已被摧毁,一直痛哭发高烧,第二天就去世了。

Visintainer教授将她的学术生涯贡献给病人们的精神状态治疗。她从大鼠实验发现,生活中的希望可以让大鼠身体更为健康,更好地抵抗肿瘤疾病侵袭。这是因为抑郁情绪会伤害大鼠的免疫系统,在病菌侵袭时,受伤的免疫系统不起作用,从而损害大鼠的健康。而乐观者通常更充斥希望,不容易获得抑郁,这使得乐观者的免疫系统更能维护身体健康。另外,乐观者更容易获得健康的生活方式。在一个长达35年的对100个哈佛卒业生生活的历久跟踪中,研究人员发现,消极者更难戒烟,更容易生病,而乐观者更愿意对自己的健康采取行动,防止自己生病。乐观者的社交圈一般也更为广泛,这也有助于其坚持身体健康。

在作者Seligman教授看来,抑郁症是终极的消极。他认为抑郁分成三种,第一种为“正常抑郁”,这来源于生活中的痛苦与损害:失业、投资失败、亲人去世、爱人离开,这些悲剧无法避免或逃脱,也会使我们陷入悲哀和无助,变得消极抑郁。我们会认为未来一片惨白,自己毫无能力改变,个人对生活的热情消失,开始厌食失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精神会逐渐恢复,慢慢走出抑郁情绪。这种正常的抑郁情绪就像大脑的感冒,无法避免却也不会造成巨大损伤。每时每刻都有25%的人陷入这种正常抑郁情绪中。

另外两种抑郁分别为“单相抑郁”及“双相抑郁”,这属于临床心理学家与精神病学家的工作范畴。双相抑郁通常包含狂躁情绪,遗传基因为病因的重要因素,需要药物治疗。而“单相抑郁”则与“正常抑郁”的关系更紧密一些,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非常明显。Seligman教授认为,“单相抑郁”其实就是严重持久的“正常抑郁”,而消极的人更容易从“正常抑郁”划向“单相抑郁”,涌现抑郁症的症状。

本文为《Learned optimism: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and your life》念书笔记。(来源:Fujia 微信个人公众号“伊甸园的桃子”)